新婚第二天查出身孕,她被赶出门,三年后…

[复制链接]

4388

主题

451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3424
分享到:
发表于 2018-7-11 06:5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第一章:误入狼窝

“叮”电梯在十八楼停下,大门打开,夏浅浅深呼吸,一步步走出电梯,小鹿般的双眼,到处张望着。

“1-8-0-2……”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,一边寻找一边张望着。

今天,是她的生日,与她相恋三年的男友刚从国外回来,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,约她来这边的房间见面。

“啊!这里……”突然,夏浅浅眼前一亮,在一个房门前停下,虽然那个2字有些奇怪,不过,确实是这里没错。

她带上明媚灿烂的笑容,小巧的手轻轻在门把上旋了一下。

“咔”的一声,门开了。

门居然没上锁?是亦然故意开着的吧!

这么一想夏浅浅的脸颊飘上了两朵红云,心跳得更快了!

房间里漆黑一片,只有厕所传来了一阵的声音,似乎是有人在洗澡,里面闪着微弱的灯光,将房间照亮了大半。

夏浅浅没有开灯,她要给亦然一个惊喜……

进了房间,直接躺在那张大床上,盖上被子,内心激动着,等啊等……

就在她快睡着的时候,脚步声突然响起,他,出来了……

“憋了这么久,不累?”毫无预兆的,一道磁性冰冷的声音响起,略带着一丝嘲讽和戏谑,还有一丝暧昧?

“哗啦……”

感觉浑身一凉,身上轻柔的被子,被人用力的扯开,接着,一个重重的身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夏浅浅紧紧地闭着眼睛,脑子一片空白,居然连对方声音的差别都没有听出来,一心只有一个念头……

亦然这么直接?要不要矜持地反抗一下?

“哼……他们什么时候换口味了?居然送了这么一个小萝莉过来?”语毕,又笑了笑,“也罢,换换口味也好……”

这说的什么意思?夏浅浅此时秀逗的脑袋处于半当机状态,理解能力在一分钟前已经全喂了汪星人。

没有任何预兆,男人俯身送上了一个火热的吻,直接将她吻得晕头转向,找不着北。

吻轻轻的在她的唇边辗转,然后炽热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,肩膀上。

一只有力的手,不知何时隔着她薄薄的裙子,落在她的身上,肆意的游走着……

“唔”好热情,这架势,是想做什么?天哪……好羞涩,坏蛋,看看你怎么使坏……

夏浅浅低呼一声,微微睁开双眼,细碎的短发,赤果上身,精壮结实,魁梧有力,凶蛮霸道,压在她的身上,便能叫她动弹不得。

这个男人,这个长相,是亦然吗?好像不是啊!不对!这不是他!

这特么到底是哪个瘪犊子?

夏浅浅用力反抗起来:“你,你是谁?混蛋,放开我!”

“嗯?欲拒还迎吗?就不能换一招?我可都看腻了……”

夏浅浅闻言差点憋出一口老血:“迎你个头,臭流氓,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男人就这么袒露着健壮的上身,挑眉,邪气的笑着,“我是什么人?”男人低头靠在她耳边轻声道,“睡你的人!”

好恶心的话!夏浅浅又慌乱又愤怒,抬起腿,膝盖朝着男人的下身狠狠的踢了出去。

“喔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男人显然没有防备,猝不及防下强烈的疼痛袭来,不由叫出声。

夏浅浅果断抓住时机一把将男人推开,跌跌撞撞跳下床,抓起地上的小包包,转身对着痛苦中的他叫道,“死变态臭流氓,你等着,我这就报警,有种你丫别走。”

男人眯起双眼,痛苦的捂着下身,钻心的疼痛加身,只能看着她光着脚丫跑出他的房间,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该死的丫头,他宝贝要是有什么问题,他一定要她付出代价!

夏浅浅喘息着跑出了房间,手忙脚乱的要拿出手机报警,摸索了半天才发现,她的手机根本不在包里……也就是说她的手机还在里面……

夏浅浅简直要崩溃了,急急忙忙的往前走着,试图找服务员帮忙报警,却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,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喘息声和叫喊声。

小脸一红,她想起自己刚刚差点被那个啥,就气得不轻,本着非礼勿听的心态正要跑开,里面传来的声音,却猛地让她停下了脚步,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站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

“亦然,哦,亦然,我爱你……”

亦然?她,听错了吗?

夏浅浅自我安慰,应该听错了吧,即使没听错,叫亦然的多了,也许人家叫王亦然张亦然猪亦然马亦然呢!不要疑神疑鬼自个吓自个!

“顾亦然,我好爱你,我,我不行了……”

顾亦然?

夏浅浅感觉刚通过自我安慰宽了宽心,下一秒又挨了一记闷棍,咬了咬牙,强作坚强,嗯,同名同姓罢了!怎么可能这么巧?

可是,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唆使着她,去看看,去看看……

像是为了证实自己是对的,她转身,朝着那虚掩着的房门走去。

“吱呀”

虚掩着的门被推开,里面点着暖色调的灯,红色的,很浪漫,很有情调。

而此时,大床上正在纠缠的两人,也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,像是影片里上演的画面一样,迷乱,几乎叫人窒息。

那男人,真的是他吗?夏浅浅的身子在颤抖。

“谁?”这时,男人猛地抬起头,犀利的双眼,染上了情欲,红色的灯光下,微微湿透的短发和带着汗水的脸颊,无不诉说着他的性感和迷人。

啪渣!夏浅浅的心碎成了十七八瓣。

是他……是他……这个人,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!两年不见,他似乎比当初更成熟了,尤其是此时,性感的他,美得叫人窒息。

可是,此时的他,却在跟另一个女人纠缠着。

“浅浅?”男人似乎才认出眼前这个长发凌乱,花了妆容,看起来像个小丑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夏浅浅。眉头微蹙,试图起身,却被女人抱住了。

“亦然,她就是你的小女朋友么?啧啧,你瞧她这狼狈的样子,难道是刚跟哪个男人完事过来的么?”女人娇柔的双手,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腰,轻柔的声音,直指狼狈的夏浅浅。

顾亦然猛地眯起双眼,昏暗中,夏浅浅脖子上那一道吻痕,不着痕迹的落入了他的眼底。他冷笑,沙哑的声音却冰冷刺骨,“真的是这样吗?浅浅……你就这样,穿着当年我送你的裙子,出来卖的么?”顾亦然一脸鄙视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夏浅浅,“我不在的在这两年,还没浪够?”

第二章:比窦娥还冤

夏浅浅做梦都想不到,顾亦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好像如今被抓奸在床的人,是她夏浅浅一般。

心狠狠的抽痛着,她几乎站立不住,只是依旧逞强的抬起头,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却没有一丝温柔,有的只是鄙夷和愤怒。

如今该愤怒的,到底是谁?

夏浅浅气极反笑,“所以,你是故意要给我看到这一幕的吗?”

“故意?”顾亦然的手落在身边女人的脸颊上,笑道,“我可没你这个嗜好,呵……”

夏浅浅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,随即咬着牙道,“所以说,是我打扰你们的兴致了?那么,顾先生,请继续。”

说完,她转身,还不忘咬着牙回了一句,“也幸好我们之间没有什么,否则,哪天顾先生染上了什么病,怪到我头上我可就比窦娥还冤了。拜拜”

说完,夏浅浅大步走出房门,“砰!”的一声将房门甩上。

此时,酒店里被夏浅浅踹了命根子的某个男人,一脸阴沉的坐在那张宽敞的大床前,黑着一张脸对着急忙赶进来的好友说道,“你最好认真点,治不好,就把你的也剁了!”

欧阳瀚一脸憋屈的看着跟前暴怒中的男人,不怕死的道,“哥,你宝贝又不是我给踢伤的,冤有头债有主,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?”

“身为我的家庭医生,每年拿我那么多银子,这都治不好,还要你何用?”男人冷冷的回答。不过,提起夏浅浅,他抛了抛手里的手机,好看的嘴角露出一抹阴沉的笑,“你倒是提醒我了,那个小丫头……”

“那小丫头的手机?”欧阳瀚挑眉,一脸暧昧的看着男人,“真想不到,你刚回国就差点被女人给阉了,对方还是个小丫头,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,哈哈哈……”

男人好看的双眼微微眯起,俊美无双的脸露出一抹邪魅的笑,“很好笑?”

“哈哈哈,好笑,太好笑了,认识你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拒绝,我倒是很好奇是个什么样的女人。”这世上,怕是也只有欧阳瀚敢这么跟眼前这位这么说话了,换了是其他人,话没说完怕是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。

“你信不信再多说一句,我就让你也尝尝被阉的滋味?”男人咬牙,阴沉的看着欧阳瀚,那架势,就是欧阳瀚看着都忍不住心里发毛。

“咳咳,好好好,不说就不说,不过,你这宝贝还真是伤的不轻,接下来一个月,你还是乖乖的让它休息吧,可千万别碰女人,否则,我也救不了你。”欧阳瀚一脸认真的说完,将手套丢到一边,起身在一边的医药箱里摸出一瓶药丢给他,道,“记得每天用。”

男人的表情十分难看,却不得不接过那瓶药,恶狠狠的道,“管住你的嘴,可以滚了。”

欧阳瀚耸耸肩,“过河拆桥,真是……”不过,心里却是小小的得意了一把,他倒是想知道,让这男人一个月不碰女人,会把他憋成什么样子?

难得有机会可以让这位禁欲,啧啧,他很好奇接下来会有什么好戏看。当然,他更好奇那胆敢踢伤他的小女人是何方神圣。

“手机里应该有那位小丫头的照片吧?不需要我帮你找?”欧阳瀚笑眯眯的看着男人。

男人挑眉,将手机紧紧握在手心,“不必,你可以走了。”

欧阳瀚耸耸肩,无奈,只能转身离开。

路过酒店大堂时,隐隐听到酒店的经理在教训几个前台服务人员,他靠近了才听见,居然是在说刚刚那房间的事?

“这么大的问题你们居然没发现?1805房虽然一直空着,但房号的牌子出了问题,号码都掉下来了,你们怎么都没发现?今晚住的可是咱们老板,所幸没有什么大问题,否则,丢了工作是小,丢了小命可不怪我没提醒你们……扣一个月薪水,今后给我仔细点。”

18051802?欧阳瀚嘴角勾起,帅气的一笑,他好像知道了什么。

……

一周后。

灯光凌乱的酒吧。

夏浅浅和好友林璇坐在一个小角落里,大口大口的喝着酒,像是不要钱似得。

“我说浅浅,你没事儿吧?我就出去玩了一周,怎么回来你就变成这样了?”林璇看着往日里滴酒不沾的夏浅浅在一杯杯的喝着酒,眉头紧皱,略带笑意的说道。

夏浅浅仰头又是一杯,脸颊泛红的她,已经染上了几分醉意,看着对面的林璇,大声的说道,“小璇,我跟顾亦然玩完了。”

林璇蹙眉,有些八卦的问道,“你电话里也没说清楚,你们到底怎么回事?他不是一周前才回国?你们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说起顾亦然,夏浅浅的心还是痛得不能呼吸,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喝完才道,“你一定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,哈哈,他们,被我抓奸在床,却问我这两年他不在,我是不是还没浪够,问我是不是就这样,穿着他送的衣服跟男人做的。哈哈,小璇,你说,是不是很好笑。”

林璇猛地瞪大了双眼,激动的道,“你说什么?抓奸在床?”

所幸酒吧里的灯光很乱,音乐很响,否则,林璇这一叫,还不是全世界都听到了?

她一把抓住夏浅浅的手,激动的道,“抓奸在床?顾亦然跟谁上床了?你看到了?”

夏浅浅推开她的手,脸颊通红的笑道,“是啊,看到了,你不知道那画面有多刺激,哈哈……”

林璇瞪大了双眼,惊恐的看着夏浅浅,“不是吧?我靠,你,你看到你男人在跟别的女人上床居然还能笑得出来?”

“那你要我哭吗?我为什么要哭?不过是个渣男,分开了更好,省的恶心我。”虽然嘴里这么说,可只有夏浅浅知道,每次提起那个名字,她的心就在狠狠的,狠狠的抽痛着,痛到几乎不能呼吸,痛到恨不得死去。

尤其,那天之后,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,梦见顾亦然跟那个女人亲热,梦见他冷眼看她,质问她是不是跟别的男人上床很刺激。

她期待了那么久的重逢,得知他回来,她几乎整夜整夜的都睡不着,最后却发现,梦与现实竟有着天壤之别。

第三章:买醉遭调戏

林璇这才发现夏浅浅的不对劲,原本还想附和着起哄的她,撇撇嘴,道,“浅浅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就别难过了,为了一个渣男真是一点都不值得,我们家浅浅这么好,肯定可以找到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男人。”

说罢,林璇也端起一杯酒喝下,骂道,“我早就说了,顾亦然那种富家子,就是个花花公子,不值得你爱,你就是不信。看吧,现在他自己劈腿跟别的女人滚床单,还要把脏水泼你身上,还能不能更恶心人了?人渣,败类,色魔……”

“可不是,人渣,败类……我当初,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么一个男人?真恶心,恶心……”夏浅浅疯疯癫癫的笑着,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说:可是,她曾经是那么爱他,一度以为他就是未来,就是一切,为什么结束会是这样的呢?难道,有钱的男人,真的都花心,都不值得爱吗?

“来,干杯,祝渣男一辈子光棍,爱上谁就被谁甩。”林璇端起酒杯,大笑着说道。

夏浅浅也端起酒杯,笑道,“干杯……”

两人就这样,一边喝一边骂一边笑,虽然很疯狂,却也很解气。

“不行了,我,我去个洗手间。”又一瓶酒下肚,夏浅浅终于撑不住,捂着嘴,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去了洗手间。

“你,小心点儿啊……”林璇说完,自己却靠在了一边的椅子上,头晕目眩,几乎看不清周围。

夏浅浅跌跌撞撞的来到洗手间,狠狠的吐了一把,总算是清醒了不少。

用水冲洗着那张憔悴的脸,她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,拍了拍自己的脸,挤出一抹笑容,道,“哭丧着脸给谁看呢?夏浅浅,你要过的比他好,比他潇洒,又不是没了他就活不下去了。”

说完,深呼吸,甩了甩脑袋,转身出了洗手间。

“哟,美女,能请你喝杯酒吗?”刚走出洗手间没多久,就有个男人端着酒杯迎了上来,拦住了夏浅浅。

原本就喝多了有些站不稳的夏浅浅顺势靠在一边的柱子上,一脸妩媚的笑,“我自己有酒,谢谢了。”

“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,不如陪本少爷一起喝几杯?”男人歪着脑袋,邪笑着,一双眼睛在夏浅浅的身子上徘徊着,那视线似乎已经投过她的衣衫看透了她的身体。这样的眼神,叫人觉得很不舒服。

夏浅浅并不想跟这些人多呆,摆摆手,“抱歉,我可不是一个人,我朋友在那边等我呢。”

说罢,她打算绕过男人,回自己的位子上去,谁知男人却不死心,一把拉住她的手,微微一用力,夏浅浅就倒在了那人的怀里。

“别这么不给面子吗?本少爷的酒,可还没多少人能拒绝呢……”说罢,酒杯里的酒,就直直的对着夏浅浅的脸倒了下去。

“唔……”夏浅浅感觉不对劲,想要闪躲,却奈何自己喝得太多,动作迟钝,只觉得脸上一凉,那冰冷的液体已经落在了她的脸上。

她伸出舌头,舔了舔脸颊上滑下的液体,笑道,“现在,我可以走了?”

夏浅浅本就长得小巧可爱,略带婴儿肥的小脸更是精致动人,此时她甜唇的动作,看在男人的眼里,简直是致命的诱惑。

他只觉得喉头一紧,一把搂住夏浅浅低头逼近她,道,“本少爷还没喝呢?”说罢,就朝着她脸上吻了下去……

夏浅浅本是不想闹事,没想到这男人这么恶心,心中又气又恼,想也不想,抬起脚就要朝着男人身下踢去。

然而,却有人比她快了一步,一只手猛地从后面揪住了男人的头发,用力的将他往后拉,磁性的声音随即响起,“安少似乎玩的很开心啊?”

喧闹的酒吧一角,突然就安静了下来,人们看着这边,一个个都不敢出声,生怕会招惹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人似得。

原本玩的正开心,马上就可以亲到美人的安盛,突然被人揪着头发往后拉,当即怒不可遏,咬着牙叫道,“谁特么的敢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抬眼看清了身后的男人,他猛地一颤,没说完的话直接吞进了肚子里,那张愤怒的脸,立刻换上了灿烂的笑容,笑眯眯的道,“夜老大?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

男人一身黑色的衬衫,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双眼狭长,目光幽深,鼻子高挺,薄唇紧抿,一身高贵而又优雅的气息,带着强大的气场,让人不寒而栗。

他好看的嘴角微微勾起,看了看安盛跟前得到了自由,正靠在一边的柱子上回不过神来的女人一眼,笑道,“闲来无事,来这边逛逛,刚刚看安少玩的很开心啊?不如,也陪我玩玩?”

男人的声音磁性沙哑,语气听起来有些阴阳怪气的,却叫人听不出喜怒。

安盛自认为自己不曾得罪这位,所以也并未多想,笑眯眯的点头,“能陪夜老大玩,是小弟的荣幸,不知夜老大想玩什么?”

“你刚刚,在玩什么?”男人挑眉,慵懒的松了松手,让安盛得以自由。

安盛摸了摸被抓的有些疼的脑袋,看了一眼还在一边喘息的夏浅浅,一脸奸笑,道,“嘿嘿,在跟这小妞闹着玩儿呢。”

“嗯?玩泼酒么?”男人挑眉,语调也微微提升了一些。

安盛不明白这个夜澜是怎么回事,往日里都是升龙见首不见尾的,今儿却一直在问这个那个的,很不对劲。可碍于对方的强大气场和身份,他不得不老实的回答,“不过是教训这不听话的女人罢了,夜老大难得来,今儿算小弟的,想玩什么,小弟奉陪,如何?”

男人颔首,无害的笑道,“我就等你这句话了。”说罢,他微微抬手,立刻就有人给他送上了一杯点着蓝色火焰的鸡尾酒。

夜澜接过鸡尾酒,大家都以为他准备喝掉,一双双眼睛都落在他的身上,期待着接下来会上演那一出戏。

谁知,他将杯子高高的举起,却没有去喝那鸡尾酒,而是,将手轻轻一抖……

第四章:难道,你喜欢我

“啊”原本安静的酒吧一角猛地传出了一道刺耳的尖叫声。

那尖锐的叫声,甚至盖过了酒吧里喧闹的音乐和嘈杂声,引起了整个酒吧的人的注意。

安盛痛苦的叫喊着,举起双手想碰却又不敢碰自己的脸,因为此时,他那张嚣张脸被泼了一杯带着火焰的鸡尾酒,而且,这鸡尾酒显然不是一般低浓度酒精的饮料,而是经过特制的高浓度酒精,液体一泼到他的脸上,蓝色的火焰立刻就在他的脸上燃烧了起来。不多时,沾染了酒精的头发也开始着火,发出了一股蛋白质烧焦的恶心味道。

“啊好痛,救命,救命啊……”安盛倒在地上,不停的用双手去扑自己脸上的火,手忙脚乱的扯着自己的衣服,试图将火扑灭。而他身边的那些下人和朋友,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去救他,因为,给安盛泼酒的人,是他夜澜。

夜澜将就被丢到一边,修长的双腿往前迈了几步,居高临下的看着痛苦挣扎的安盛,神色冰冷,“安少不是说这样很好玩么?怎么,玩不起?方才可是看你玩得很开心呢。”

男人说罢,犀利的双眼微微眯起,一把将一边看傻了的醉醺醺的夏浅浅拉到身边。

“啊……”夏浅浅低呼一声,正要反抗,却发现男人的力气特别大,她根本挣扎不开。

“高臣,先把这丫头带下去。”男人冷冷看了夏浅浅一眼,就把她丢给了身后的男人。谁知叫高臣的男人还没来得及接住夏浅浅,她就一把抱住了夜澜的手臂,一脸痴迷的看着他。

“你,你好帅,嘻嘻……”夏浅浅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双手抱着他的手臂,浑身酒气的贴在了他的身上。

男人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邪肆的笑着,看着只有他肩膀高的小女人,道,“喜欢么?”

夏浅浅傻笑着点头,“喜欢,嘻嘻,帮我教训,坏人的,都是好人,我,喜欢。”

男人挑眉,抬手,轻轻捏着她尖尖的下巴,道,“喜欢就好,若是不喜欢,就不好办了。”

“我,是不是在哪里,见过你?”夏浅浅晕乎乎的抱着男人的手臂,整个人靠在了他的胸前,软软的身子,柔若无骨,成功的激起了男人的荷尔蒙。

他顺势将她揽进怀里,低头看着倒在地上,脸上的火已经扑灭,却灰头土脸,整个狼狈不堪的安盛,“下次可要看清楚了再玩。”

说罢,一把将夏浅浅丢给了高臣,丢下一句,“带她到车上。”就大步的走出了酒吧。那颀长的身影,高大的身子,霸气的俊脸,几乎让目睹了这一切的所有人都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“这个人是谁?天哪,好霸气,帅呆了!”

“嘘,小声点,没听到安少叫他夜老大吗?”

“夜老大?哪个夜老大?难道是……”

“除了他还有谁?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他,这英雄救美,简直太帅了,真恨不得我就是被他救了的女人啊……”

夜澜一离开,酒吧顿时就热闹了起来。

原本不敢乱动的安盛的手下们,也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,手忙脚乱的将安盛扶起来,紧张的询问,“少爷,你没事吧?”

安盛的脸多出被烫伤,痛得龇牙咧嘴的,听到手下的话,更是气得不轻,怒喝,“我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样子吗?没用的东西,还不快送本少爷去医院?你们要害死本少爷吗?”

下人们不敢怠慢,立刻背着安盛出了酒吧,十万火急的送去医院治疗了。

“夜澜,你等着,今日的仇不报,老子誓不为人!”安盛双手紧握成拳头,死死的咬着牙,眼里满是阴狠和愤怒。

安盛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,虽然身份不如夜澜那般尊贵,却也是不论走到哪里都被人追捧讨好的主,何曾被这般欺凌过?夜澜虽然强大,但,他居然敢这么对自己?好,很好!他安盛死都不会放过他!

宽敞奢华的黑色保时捷卡宴里,夜澜看着坐在自己身边,浑身酒味,意识不清醒的女人,微微蹙眉,道,“回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前面的高臣点点头,静静的开着车离开。

后面,夏浅浅面颊通红的靠在椅子上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迷离的看着身边的男人,问,“你真好看,我到底在哪里,见过呢?”

看着她无辜的小脸,男人微微眯起了双眼,俊美的脸,染上了一抹危险的气息。想起这女人的“罪行”,他就恨不得将她掐死。偏偏此时此刻她还一脸无辜,像是受害者一般缩在一边问他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。

他们何止是见过?

夜澜俊美的脸逼近她,狭长的眸子带着危险的气息,“你当真记不起来了?”

“嗯……”夏浅浅含糊的点点头,许是因为喝醉了,小手大胆的落在了他的脸上,嘴里念着,“难道,是在电视上?长得比明星还要好看耶……”

忽而想起了什么,她激动的叫道,“哈哈,我当初一定是瞎了,才会说顾亦然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,你,你比他帅多了,哈哈,那个渣……”

再一次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顾亦然这个名字,男人好看的眉头紧皱起来,将她的手拍掉,转而捏住她的下巴,眯起双眼道,“这么说,你是失恋了?”

“失恋是什么鬼?本宝宝这么可爱,怎么会失恋?”夏浅浅嘟起小嘴,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帅得不真实的男人,“难道,你喜欢,我?你要追我吗?”

前面开车的高臣已经忍俊不禁,开车的手都抖了抖,车子在道路上划出了一道弧线。而后座的夜澜更是一脸阴沉,拍了拍夏浅浅粉嫩的小脸,坐直了身子,道,“不会喝酒就不要喝这么多,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”

说好的抓到这个女人要狠狠的教训她呢?看到她喝成这样,夜澜居然完全没有了要教训她的意思,反而觉得这小野猫很有趣,忍不住想要好好跟她玩玩。

喝醉了教训多没意思,胆敢对他施暴还能舒服活着的人,实在太少了,她,也不会例外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继续阅读哦~~~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